电竞

意念成魔 第二百五十九章 冤家路窄

2020-01-17 04:19: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意念成魔 第二百五十九章 冤家路窄

“好强悍的防御力!”

剑芒直接劈斩在身体之上,那冰甲兽却是依旧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浔仇见状暗暗咂嘴,一时间竟是忘记了自己要去取幻香涎的任务。

毫不在意对方的这般犀利攻击,冰甲兽巨头一摆,头顶上的两个银色尖角之间连起一道波动的能量波,而后便是急射出一道半米粗壮地巨大冰枪。

强大比的冰枪让得方月黛眉微蹙,玉手急忙探出,在身前结成一个怪异的手印,而后骤然前推,身体也是借着此机会连续向后暴退,“三重防御水镜!”

随着那声清脆的轻声落下,三层水蓝色的罡元在其身前涌现而出。旋即呼啸而出,化为三道厚实的水壁,与那巨大的白色冰枪撞在一起。

咔咔咔!

冰枪去势异常凶猛,接连击破三道防御性极强的御力水镜,而后在方月惊惧的目光直接撞上去。这时候金光一闪,又是两道金色佛印阻在前面,这才彻底挡住了冰枪的攻势。

“多谢,你去收药材,然后过来帮我。”方月望着不远处捏紧法印的浔仇,知道若没有这两道金色佛印的阻挡,先前这冰枪准是轰在了她的身体上,便是对着浔仇道。

浔仇会意点头,直接转身向湖心岛飞过去。

见到冰枪攻击效,而浔仇又是再度奔向湖心岛的方位,冰甲兽身子一调转,直接朝浔仇杀过去,不料方月早已经绕到了它身前,其身子才是一动,一道凌厉的剑光便是从头顶上劈了下来。

兽瞳中凶光骤然大盛,冰甲兽巨大地掌爪,猛的带起一股凝实的白芒,对着一身黑袍的方月怒砸而下,掌爪所过之处,一缕尖锐的风劲嘶吼声,在湖面之上刺耳响彻。

望着冰甲兽的力量攻势,方月眼瞳中微微凝重,持剑的手臂从脚下迅速绕过一个半圆,而后猛地向斜上方挑过去,一道足有两三米地巨大青色风刃,在其面前突兀的凝现。

咔嚓!

巨掌轰击在青色风刃之上,白芒大盛之间,清脆地咔嚓声响,顿时将青色风刃生生压爆,而后那如小山一般巨大的手爪直接向着方月相对瘦小的身躯压过去。

爪形阴影笼罩身体,一剑劈斩在身前虚空上,方月借着劲气身子向后射出的同时,手中长剑直接化为一道凌厉的银色流光,直接射向冰甲兽的胸口处。

嗖!

化为一道灵犀之光的长剑瞬间将其与冰甲兽的距离拉近,而冰甲兽也已经意识到了危险的临近,壮硕的手臂向内一勾,直接拍击在剑身上,将其向另一边击飞出去,那压下去的一爪却是去势不减,直接拍击在结冰的湖面上!

哗啦!

冰面被生生压爆,冰面之下的水流也是呈柱状喷射出来,激起漫天水幕,方月身子后退的同时向一旁侧去,一把将射回来的长剑接在手中,强劲的力道令其腕口也是隐隐作痛,两脚也是沿着湖面再度后滑数步才止住。

又一招落空,冰甲兽巨口中响起低沉的咆哮,巨大的身体微微扭动,十丈距离瞬间而至,方月身子仅是一滞,带着浓郁阴寒之气的黑影便是再度笼罩上来。

面对着冰甲兽紧追不舍的攻击,方月也只得采取闪避,毕竟,与**堪称变态,力量极其强大,再配上几乎冰封一切寒冰气息的前者正面对撞,可不是什么聪明的举动。

湖面之上,冰甲兽身体不断闪移,而方月,则是不断地退却着,虽然看似微落下风,可却并未受到实质地伤害。

望着湖面上那声光效果极其华丽的战斗以及那不断波荡地湖面,浔仇暗暗咂舌,仅仅是他们那种战斗的余波,恐怕便能轻易的将一名五重聚气境的修炼者瞬间轰杀了吧。

“这丫头的实力也是够变态的……”瞧得与冰甲兽战斗正酣的方月,浔仇心头暗自叹服,低声道,随后身子一转,直接窜到湖心岛上,便是直欲向已经成熟的幻香涎抓过去。

与湖心岛之间似乎有什么莫名的联系,浔仇两脚一踏上湖心岛,冰甲兽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直接放弃追击方月,身子一调,直奔湖心岛窜过来,庞大的身躯沿着湖面射来,周遭冰屑水滴沿着两边向外散去,来势汹汹,威势十足。

冰甲兽的异状,同样是被方月所察觉,感受着周围天地间忽然怪异涌动的能量,她脸颊也是逐渐凝重,周围几丈之内,冰寒的霜雪开始呼啸起来。

冰霜雪花笼罩了湖面,经过半晌的酝酿之后,这些寒气凝结的小东西猛然紧缩,只是眨眼时间,漫天白色光华,便是压缩成了一道仅有半丈左右的晶莹冰凌。

“竟然是冰原劲?!”感受到那道冰凌中蕴含着的穷能量,方月不由得低声诧异道。

冰原劲是将冰寒之气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的独特招数,借此可已经将体内的冰寒之力极度压缩下去,而其中所蕴藏的能量在经过几十倍几百倍的巨大压缩之后,其本身蕴含的破坏力,足以达到秒杀同级别对手的程度。

方月的惊愕之语刚刚落下,天空上的那道闪烁着白色光芒的冰凌,便是闪电般的闪掠而出,冰凌的速度极为恐怖,几乎是犹如闪电一般,仅仅两个跳跃,便是直奔湖心岛上的浔仇掠过去。

冰凌射出的霎那,方月脸颊便是骤然一变,牙齿一咬,手中所酝酿的强横武技,也是在罡元运转之间,施展而出。

“裂杀水舞!”

随着方月轻喝的落下,其身前湖面微微波动,数道足足数丈高达的巨大的水柱直接突破湖面寒冰封锁,凭空闪现,然后互相纠结,化为一道直径两丈宽的巨大水柱,成螺旋状高旋转着暴冲而出。

轰隆!

蕴含着可怕力量的冰凌与螺旋水柱所过之处,天地元气剧烈躁动起来,瞬息之间,以一种陨石相撞的恐怖声势,平湖而起!

冰凌与螺旋水柱略一击撞,水柱便是明显落入下风,仅仅是片刻时间,水柱轰然爆裂,而白色冰凌,却只是略微黯淡。

摧毁螺旋水柱之后,冰凌以一种摧枯拉朽的姿态,一连击穿了方月在身前所布置的三道御力水镜,后方向偏转,狠狠地轰在湖面深处。

冰凌向下狠狠地扎去,不知是钻到湖底社么地方才发生一声震天巨响,整个湖面都是泛起数丈高的浪花,湖中间的小岛剧烈抖动起来,岛面颤抖的同时,表面地形都是皱褶起来。

冰凌一爆炸,冰甲兽庞大的身体便是闪现在了方月身前,巨大的掌爪之上,五根锋利的尖刺射而出,凶狠的对着前者胸部划去。

“破除水线!”

就在巨掌即将撕破空气,狠狠地拍在方月身体之上时,其手中的奇异长剑猛然一颤,一道细小得几乎只有拇指大小的深邃水蓝光线,瞬间暴射而出。

光线刚刚出现,冰甲兽的身躯竟然都不自由地颤抖了一下。

嗖!

蓝色水线对着冰甲兽的头颅奔去,不过却被其敏锐的它微微侧过脑袋,于是,光线正巧击射在了其肩头之上,顿时,前者身上下极为坚硬的部位,竟然也是被被生生钻出一个小洞,殷红鲜血直接从小孔中涌出来,瞬间染红了附近的白色冰甲。

肩头钻破,给冰甲兽造成了剧烈的疼痛,一声狂暴的兽吼传出,其掌爪夹杂着凶悍匹的劲气,直接隔着半丈的空气拍在方月身前。

长剑急忙横于胸前,压缩的空气团如炮出,随着一阵有些刺耳的金属击撞声响,遭受重击的方月吐出了一小口鲜血,遮盖面颊的黑色帷幔上潮湿一片。而后他身形猛然后转,脚步连踏湖面,身体忽然诡异的接连闪烁,很移动到五丈之外。

而这个时候,浔仇已经取出玉瓶,直欲将那几十滴幻香涎收起来,不料还是出了状况!

手掌向前探出的时候,浔仇却是感到身边警兆顿生,一道凌厉而隐晦的力量从右后方发出,这力量急具攻击性,一产生便是直奔其后心射过去。

而且终要的是,这力量特点似乎有些熟悉,想必施术者并不是从未谋面的人。

眼见幻香涎便要到手,浔仇在心底怒骂一声,身子一转,直接侧过偷袭而来的攻势,将佛家清净法身佛催动到大程度,周身金光愈发浓郁的同时,直接换了个方位向承接着幻香涎的叶子抓去。

砰!

黑影在眼前闪过,一掌在胸前急速放大,浔仇骤然一惊,身子凌空一晃,避开胸口要害,还是被对方一掌拍在胳膊上,身子顿时如出膛的炮一般狼狈射出去,踉跄地在湖面上后滑数丈才稳下来。

“嘿嘿,小杂碎,咱们又见面了!”一招得手,阴哈哈的声音随即传来。

浔仇顾不上胳膊上传来的剧痛,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颇为错愕的抬起头,望向来者的时候,整个表情瞬间一滞。

“是你!”

溆浦县人民医院
章丘市中医医院
成都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菏泽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山西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