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恶意软件将有准确定义 互联网协会要吹裁判口哨

2019-10-08 19:03: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再过几天,对于如今闹哄哄的国内互联网行业来说,迎来的会是一勺止沸的冷水,还是泼向火堆的热油?   “这个礼拜里,我们就要公布对恶意软件定义的征求意见稿了。”10月30日,中国互联网协会行业自律委员会秘书长杨君佐向记者透露。 究竟该由谁来定义“恶意软件” 过去三个月,在众多媒体和亿万网民的口诛笔伐之下,流氓软件已被舆论推至风口浪尖,同时,各种打着“反流氓软件”旗帜的势力集团也在逐一涌出地面,故事变得错综复杂:“每周一诉”嫌疑企业的中国反流氓软件联盟,乃是民间人士组织兴起;也曾发布过“流氓软件定义”及判断标准的奇虎公司,又因其商业公司出身而备受业内怀疑。究竟该由谁来定义“流氓软件”,由谁来治理中国软件业之乱世?在这场各方势力搅局的混战中,来自政府层面的声音却长期处于缺席状态。 然而“十一”过后,作为官方权威机构的中国互联网协会开始动作不断:先是本月中,组织部分互联网企业、电信运营商、法学专家等代表召开研讨会,公开宣布弃用之前的“流氓软件”称谓,改叫“恶意软件”,此为中国官方机构首次就“恶意软件”问题进行表态并拿出具体的治理措施;10月26日,高调成立“反恶意软件协调工作组”,表示将对恶意软件的定义、特征、标准、分类进行研究,并组织行业企业进行自律……如今互联网协会发出的这一连串举动,无疑被业界视为政府开始治理“流氓软件”抑或“恶意软件”之乱最强烈的信号释放。 互联网观察家认为,对恶意软件的反击,从民间自发组织到权威的官方协会牵头,这是一个重大的进步,意味着这场战斗将有更为公正的标准。 弃“流氓”改称“恶意”并非变相妥协 10月中旬的研讨会上,互联网协会将之前普遍流行的“流氓软件”称呼变更为了“恶意软件”,多数与会企业认为冠以“流氓”一词不客观、不规范,也不公正,明显带有一些网民的情绪化;而协会也认为,“流氓”一词带有强烈的谩骂色彩,因此“恶意软件”的提法更加准确。 然而,在此后的短短几天里,坊间就开始蔓延出“‘流氓’变为‘恶意’是官方的变相妥协”论调。 “我这几天没怎么上网。怎么,网上真有这种论调吗?”听完记者的简单描述,原本坐在沙发里的杨君佐秘书长支起了身子,有些惊讶地问记者。 “这肯定不是妥协!依我看,恰恰是纠正,是完善其中的漏洞!”杨君佐告诉记者,其实在决定怎么称呼这种软件名字时,协会全面、谨慎地听取了各方各面人士的意见,抛弃了很多个版本。比如灰色软件这个称呼,不能够显示最基本的特征,而且表述不明;间谍软件呢,只是其中用以非法搜集用户个人信息的一种,又太片面;至于“流氓软件”,就只要观察一下我们平常所接触到的规章制度中,涉及到某个具体行业的具体定义、术语,又有哪个词汇是带有明显辱骂、污蔑性质的呢?客观科学的硬性规范中,肯定不允许出现! 行业自律才是最有效的解决方式 按照互联网协会的原定计划,在把恶意软件定义的征求意见稿公示两周、听取各方意见后,接下来就是按照这个定义标准做认定工作了。杨君佐介绍:“到时候我们将会把认定结果一对一地发给企业,督促他们整改;如果拒不执行,协会将直接向社会曝光这个企业名称!在现在恶意软件已经成为过街老鼠的态势下,协会完全相信,这种执行力度将会对涉嫌企业起到极大的震慑作用!” 与之前反流氓软件联盟“每周一诉”、使得嫌疑企业人人自危的强硬手段相比,互联网协会的方式无疑是颇具苦心的。然而杨君佐坚信,在相关法律法规都不完善的情况下,对恶意软件的盲目打击可能会给整个互联网行业带来第二次寒冬,所以目前用这种行业自律的方式来治理“恶意软件”,才是最为有效最科学的手段。 “和互联网打了十几年交道了,我认为,恶意软件也是网络快速崛起所必然经历的过程,所以行业自律显得尤其重要。只有整个行业都规范自己的行为,互联网才逐步走上良性发展的道路。”杨君佐最后表示。(记者 王晓雁)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路线图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咨询电话多少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需多费用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医院电话号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