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江浙沪儿童体内检出兽用抗生素 来自污水食物

2019-12-05 08:46: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江浙沪儿童体内检出兽用抗生素 来自污水食物 2016-02-24 09:40:02   冯悦 杜希萌 刘会民

 

提到抗生素,我们都不陌生,被人们习惯性地称为 消炎药 的它,是目前治疗疾病的一种常用药物。但或许您不知道,因为安全性等方面的差异,可以根据适用对象的不同,将其粗略区分为人用抗生素和兽用抗生素,而兽用抗生素是不能在人体上使用的。而如果把 兽用抗生素 和 儿童肥胖 两个词放在一起,相信很多人会认为两者是风马牛不相及的,甚至会让人不免担心起来。

不过,复旦大学科研人员的最近一项研究成果却真的将两者联系到了一起。该项研究表明,兽用抗生素或主要用于动物的抗生素暴露,与儿童超重或肥胖有明显关联。那么,两者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呢?

在最新一期出版的环境领域国际权威杂志《环境国际》(《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上,刊登着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王和兴、王娜等人的一项研究成果 兽用抗生素与儿童超重或肥胖存在关联。课题组成员王娜介绍说,他们此项研究最早可以追溯到2010年。

因为抗生素滥用是一个比较大的公共卫生问题,课题组从2010年就开始关注了。但是基本上属于自行研究的阶段,然后就开始着手研究设计。先是在这些儿童尿样中检出了这些抗生素,包括人用的和兽用的。然后就开始思考,这些抗生素的存在会带来什么健康问题。因为肥胖是一个儿童比较常见、比较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所以课题组开始探讨抗生素的检出是不是和儿童肥胖有关系,分析出现了现在的结果。

王娜表示,课题组对2013年采集到的上海地区586名学龄儿童的尿样进行检测发现,近八成的学龄儿童尿液中含有抗生素,种类总共达21种。通过数据分析,有了进一步的发现。通过医疗行为对人体服用、注射抗生素跟儿童的肥胖没有发现明确关联。所以大家就把目光都投向了兽用抗生素的暴露。通过数据分析发现,兽用抗生素的暴露跟儿童肥胖是有关系的。这是这篇文章中最主要的发现。

为便于理解,王娜进一步解释了两者之间的关系。运用流行病学分析的方法,把整个人群按照某种抗生素浓度从高到低排列,分为三组,然后矫正其他因素,如性别、对膨化食品的食用等目前怀疑可能致儿童肥胖的危险因素之后,课题组还是观察到中浓度组和高浓度组的儿童肥胖比例更高,分别是3倍和1.99倍。虽然没有看到一个明显的剂量反应关系,但是它跟低浓度组已经呈现出非常明显的增加趋势。所以课题组认为这个关联是存在的。

不过,王娜表示,虽然现有研究表明两者之间存在关联,但并不断定兽用抗生素一定会导致儿童肥胖。

王娜介绍说,至于兽用抗生素与儿童肥胖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将是他们下一步需要研究的问题。这些兽用的抗生素是如何进入人体的?这些抗生素的暴露是如何跟肥胖连接到一起的,这些可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课题组在现有的研究结果基础上,将来可能围绕这两方面做些研究。

 

这个问题的确值得我们深思,原本只应该用在动物身上的兽用抗生素,为什么会在儿童体内检测出来?这些兽用抗生素到底从何而来呢?而公众更担心的则是,这些兽用抗生素对人体有哪些危害?又该如何来防范和避免?

虽然复旦大学这项课题中,兽用抗生素的具体来源等问题仍需深入严谨的调查研究,但业界早已开始注意这些问题。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朱毅认为,儿童体内的兽用抗生素可能来自于受到污染的水和食物。在饮水安全达标的情况下,兽用抗生素来自于食物的可能性更大。

孩子体内的兽用抗生素最主要的通过水和食物进入人体的。食物有两种,一种是畜禽肉抗生素残留超标,孩子吃了就进入到孩子体内。另一个是兽用的抗生素排出之后,导致土壤和水体污染,之后就污染了种植在受污染土壤上面以及被灌溉的农作物,导致蔬菜水果受到抗生素的污染,导致孩子低剂量的兽用抗生素的暴露。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付涛表示,在养殖业的应用上,抗生素药类残留最容易污染水体。目前,大量的抗生素来自于畜禽养殖以及农业污染。为了防止大量圈养的,集中养殖的畜禽不生病,会大量的使用抗生素,这些(动物饲料、排泄物)排出去进入天然水体、地下水体很多。

相关研究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抗生素使用量达16.2万吨,约占世界用量的一半,其中52%为兽用,48%为人用。抗生素被机体摄入吸收后,绝大部分以原形通过粪便和尿液排出体外,对土壤和水体等环境介质造成污染。这些环境中残留的抗生素又会通过生物链对人体和其他生物体构成潜在危害,积累在体内不仅会加重细菌耐药,还可能引发多种病变。

为了防止兽用抗生素可能对人体造成的危害,朱毅建议,首先应严格控制兽用抗生素使用。畜禽生病了用抗生素,这是合理合规的。但是,现在是把兽用抗生素放在饲料里,防止畜禽生病,这个做法能够越快停止越好。在目前,中国全面禁止饲料里加入抗生素还不切实际。严格地执行抗生素的用量,控制休药期监管的残留量,这就显得特别重要。

我国不仅是抗生素的使用大国,也是生产大国,每年有近百万吨的抗生素废渣。朱毅指出,虽然国家早已明令禁止将未经处理的抗生素废渣作为饲料添加剂,但这些危险废物是否监管到位应引起重视。

朱毅认为,生产抗生素的时候需要很多培养基让菌群生长,废渣每年大约有100万吨左右。要把百万吨的废渣进行无害化处理,让抗生素降解,这个成本是很高的。但它的营养价值又是很高的,所以它就有转来做饲料的很大的利益驱动。应该拉网式检查抗生素废渣的去向,这是防止兽用抗生素污染的重要一环。虽然说已经禁止了,但令行禁止做到没有?这点是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的。

此外,朱毅建议,还应进一步扩大抗生素残留国家标准的覆盖范围。有一些有机肥料里面也有抗生素残留,但我国没有有机肥相关的抗生素残留国家标准。还有肉蛋奶已经有了抗生素残留的检测标准,那么无公害的蔬菜水果是不是也应该应该增加抗生素残留的国家标准呢。这方面应该尽快完善。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小孩不消化是什么症状
经常拉稀的原因
小孩脾虚如何调理
止咳药不含防腐剂的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