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将门媳 第二百二十九章 埋伏

2019-12-04 08:43: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将门媳 第二百二十九章 埋伏

出城的路很顺利,虽然慕湛的大军从南郡借道之后城中的气氛有些紧张,但是守城的侍卫也没有过多的为难温家的车队,他们很顺利的离开,车队一路向西,渐渐地走到了人烟稀少的地方。

“祁扬,让车队的人小心些。”云瑶从车里探出头,对前面马上的温祁扬说道。

温祁扬在车中坐腻了,闻言打马快行,追上了前面的人。

“李大哥,这段路安静的有些诡异,让兄弟们小心些。”

李兴也点了点头,但是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这一路本就安静的连个鬼都不见,还能有什么危险?

他这趟简直好走的不能再好走,护送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和一个文弱公子,还有三车各种用品,连一个值钱的物件都没有,但是报酬却相当丰厚,所以他这会儿心里美得不得了,闻言也只是表示一定不会出问题,却根本没将温祁扬的话放在心上。

马车一路前行,前面是一条小径,两边都是浅沟,一眼能看到底的那种,李兴随意看了一眼,便带着车队走上了小径。

刚上去,最前面的那匹马却忽然停住脚步,在原地犹豫了片刻,不住地打着响鼻,李兴差点被它甩下去,皱眉用鞭子轻敲着马臀,马儿又顿了一下蹄子,这才慢吞吞迈开步子往前走去。

“娘的!”李兴骂道,刚刚那一下他被颠的闪了腰,要不是收的及时,估计要被摔下去,李兴恨恨的又敲了一下,“再敢这样老子回去就炖了你!”

他话没说完,小径两旁的山沟中突然尘土滚滚,随即刀光闪烁,几人抖开身上裹着的布,一跃而起向他们围了过来:“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这几人站在将五辆车随时可以控制的位置,一人面带狞笑,“听见没。爷爷来收保护费,把钱掏出来!”

李兴楞了一下,随即险些乐出了声。

马车上那两位或许不太清楚,身后这些弟兄们可都是清楚的,他李三爷金盆洗手没几年。居然有人把保护费收到他的头上来了?简直是茅坑里打灯笼,找屎嘛!

“哪一路的?”

“呸!爷爷来收钱,不乖乖交上来,还敢打听爷爷们的来历?兄弟们,这小子不知死活,咱们就给他点颜色看看!”

说着几人都舞着刀花冲了上来,几人分别对上了李兴的一众弟兄,说话的那个则直接向李兴冲了过来。

刀剑碰撞声响起,众人都是兴奋地红了眼,大哥金盆洗手了。他们可是饿了好久了,虽然这几人块头小,但也够他们塞牙缝了,这样一想顿时觉得口水直流,手也痒得很,精神更足了。

“看招!”

“敢对爷爷动手?!”

“啊!”

“大哥,碰上硬点子了!!!”

最后这个人喊出声来,那边和李兴对手的老大也奄奄说道:“发现了……这些人比我们想象得更厉害……”

李兴冷笑一声,大刀按在他的脖子上,“还要钱吗?”

“不不。不敢了,大爷您好走……”

车里云瑶说道:“李大哥,咱们赶紧赶路吧。”

李兴应了一声,挥刀向下砍去。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尖叫声划破云霄。云瑶觉得自己一瞬间好像聋了,她实在不能理解一个男人怎么会发出这样娘的尖叫,皱眉挑开帘子,“李大哥,直接捆上带走吧,等过了这山头再放了他们。”

“谢姑娘大恩大德啊谢谢谢谢!”那男人连忙道谢。感恩戴德。

马车再次动了起来,不过这次李兴却警惕了很多,刚刚那伪装手法他完全没想到,那么浅的坑

,谁也没发现里面居然还埋伏着人。

“大哥,前面路上有些问题,您最好绕道。”被捆成麻花的男人说道。

云瑶心里一动,这山头是他们的,为什么他们会这样说,难道是之前设了埋伏,这会儿不敢再动手,所以说出来卖个好?

不对,如果真是这样,两道埋伏他们也不是吃多了撑的,难道那第二道埋伏不是他们设的?

“前面有什么?”她问道。

那男子听到她问话,连忙艰难的蹦跳着转过身子,谄媚地笑着回答道:“回这位姑娘,我们是之前看到有人在前面设埋伏,我派了手下偷听到他们说要埋伏你们,所以我们以为能沾点便宜,才抢在他们前面动手……没想到这位爷这么厉害,但他们人很多,所以我建议你们绕路走。”

“有多少人?”李兴抢先问到,心中盘算道,敢对他设埋伏,他一定要把他们打得亲娘都认不出来。

“千把人,您再走他们的眼线可就要发现您了!”

千……

李兴果断地命令道:“绕路,你,说出来他们埋伏的范围,我们绕过去。”

云瑶和温祁扬也没意见,千把人,他们这些撑死了也就一百,以一当十,可能吗?

众人听从俘虏的建议,悄无声息的从埋伏圈一侧溜了过去。

“还没来?”

“没。”

“该来了,信号说……”说话的人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冲天而起的信号弹,竟然是从他们埋伏圈的后侧发起的!

“该死,他们走偏了!已经快要过去了!追!”

……

不同于出城时的那个信号弹,这个离他们非常近,简直就是贴着p股飞起来的,所以只要不是瞎子的,都看见了那个信号弹,李兴低咒一声,怒气冲冲返身向信号弹飞起的方向冲去,没等片刻便从林中揪出来一人,狠狠掼到了地上。

车中的二人也往这边看过来,云瑶皱眉看着眼前这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是谁派你来的?”

“哼!”那人道也硬气,只是哼了一声就不再说什么了。

李兴正要动手从他嘴里*出答案,云瑶已经瞬间面色大变,“快走,他们要来了!”

李兴也听到了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显然是很多人穿越枯萎的灌木时发出的响动。他迅速打马厉声喝道:“快走!”

一想到万一跑得慢了要和上千人对战,李兴头都要大了,他是桀骜悍勇,却不是傻子木头。这要是他们一拥而上,哪怕是一群猪也要踩死他了。

“快走,快走!!!”

马儿发疯了一般地奔跑,车里的云瑶快要被颠得冲破车顶而出,那边温祁扬却早就上了马。如今骑马比坐车要舒服多了。

云瑶嫉妒地想着,早知道自己也上马了,只可惜之前忘了从温夫人那儿弄一套男子的衣裳,要是这身裙子上马,她一定是脑袋坏掉了。

她死命抓着车窗,小心不被颠得冲破车顶出去,同时还要防着不要从窗子里飞出去,云瑶泪流满面,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总是在马车上颠来颠去。她以后再也不要坐马车了!!!

身后那些追兵也冲出了灌木丛,一一显出了身形,一群人撒腿狂奔,想要追上前面那五辆车几十匹马。

“你们站住!!!”

云瑶头晕脑胀的间隙还抽空翻了个白眼,哪个会在被追的时候站住?这些人是没带脑子出来吧?

李兴后面抓到的那个贼眉鼠眼的男人竟然很有胆色,李兴的大刀就在他的后脖子蹭来蹭去的时候他竟然狂吼一声:“去骑马!!!”

李兴大怒,要不是这人,他们早就从那些人的埋伏圈旁边安然离开了,这人发出信号弹迎来这么多人,竟然还敢出声!

他大刀一横。干脆利索地将这人抹了脖子。

鲜血狂喷而出,他顺手将尸体往后一甩,那具尸体在地上滚了几圈,最终滚进了追兵群中。

这些人先是被同伴提醒。一部分停下来回身去找马匹,后面这些还没来得及停下,就看到同伴的尸体滚到了脚底下,都是楞了一下,再抬头,他们要追的人已经和自己拉开了巨大的距离。怎么跑也追不上了。

云瑶从车里滚了出来,整个人都是崩溃的,试想谁在车里被当成沙包一样甩一顿,都是受不住的啊!!她面如土色缓了好久,这才抬起头来,“这些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慕凌枫的人?”

她这一句话本来是自言自语,但身旁温祁扬却听见了,“不可能,”温祁扬说道,他离家之前已经收到了消息,那慕凌枫败得那么彻底,怎么会有精力派出这千人来追她?

云瑶也只是随便说说,闻言却疑惑地问道:“为什么不可能?”

“慕凌枫在清平打败,已经自刎了。”

“啊?!”她失声。

怎么会,慕凌枫不是手中还有那么多人吗?怎么会这么快就败了?

再一想,一定是她那混蛋夫君在里面动了手脚。

云瑶心中一阵怅然,似乎她越来越和云瑶这具身体契合,那些温云瑶的回忆都像是一场梦一样,现在想起来慕凌枫林挽月,她甚至有些恍惚。

温祁扬喝了一口水,说道:“慕凌枫败得莫名其妙,那一场仗打得简直儿戏,城外凑合着攻城,城里的凑合着守城,慕凌枫还没反应过来呢,城门都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他又喝了口水,“算起来,这慕凌枫也确实无能,这么久了,手底下最得重用的竟然是一个油嘴滑舌的谋士,那些将领,几乎都对他有怨言。”

云瑶无语,这是混得有多差,除了那个谋士,怕是已经众叛亲离了吧?

“那镇南王等人怎么样了?”

“都死了,从上到下,除了那个失踪了的林挽月,其他的都死了。”

云瑶心里一跳,“慕寻呢?”

温祁扬沉默了片刻,“消息中提到被人失手杀了……”

再怎么说,慕寻也是他外甥,他对慕凌枫没甚好感,这孩子却是真的令人怜惜。

云瑶有些怔怔然点点头,“我们快点赶路吧,后面那些人骑着马,顺着足记追踪来就不好摆脱了。”

他们跑得急,并没有清理足记,不过从现在开始也来得及。

……

后面的人追来,追到这里便失去了踪迹,其中一人面色难看,“怎么办,丢了。”

后面赶来一人,却从披风下抱出来一条狗。

“这有什么用,”之前说话的那个人依旧愁眉不展,“他们骑马坐车,马蹄车轮的味道它也能闻出来?”

这人抱着狗,又从怀里掏出来一截衣摆,“陈子手里攥着的,他拼死撕下来的。”

陈子便是刚刚被李兴抹了脖子的那人,李兴当时把人扔出去的时候,怎么也没察觉到,这人被他扔到马上的时候,竟然撕了他一截衣摆。

那狗在一摆上嗅了嗅,随即从他怀里挣扎出来,一边跑一边嗅着,往一个方向而去。

……

“他们追来了。”云瑶面色难看,这些人是狗鼻子吗?他们走到一处没等上多久,后面那些追兵便y魂不散追来了。

李兴也是一脸烦闷,本以为万无一失十分轻松的事情竟然最后闹成了这个样子,现在他们甚至已经脱离了之前的路线,他发现,这些人更像是在赶着他们走,一路向南。

南方有谁呢?

云瑶也已经放弃了之前的西行路,这些人要是跟着她发现了孩子,那结果她简直无法想象。

云瑶认命地顺着这些人的意思一路向南,一边想办法怎样脱身,但是无论他们往哪里藏,不出三日,这些人一定会追上来。

“怎么办?”云瑶面色严肃地看着李兴。

李兴也想知道怎么办啊,他沉思了半晌,“看来只能用终极大招了。”

“什么?”云瑶来了兴趣,他居然还有大招,这简直是救命的机会啊!

“我们和他们拼了!”脾气暴躁又不爱思考如李兴,只能提出这样的建议了。

云瑶叹了一口气,温祁扬在一旁都快愁白了头发,也没能想出什么好办法,三人面面相觑,竟然都不知道说些什么。

“来了,他们又在不远处出现了!”外面有人进来禀报消息,李兴气得狠狠捶了一下桌子,砰一声,桌子竟然被砸塌了一个角。

然而他再神勇也没有用,千人围上来,一人一拳足够把他打成r酱。

“怎么办啊怎么办!!!”三人叹息。

“要不……我们分开跑?”李兴最后提出了这么一个自己说出来都觉得不靠谱的办法。

“你小子想自己跑?!你是来保护我们的!”温祁扬憋了好久的怒气终于爆发,揪着他的衣领喊道。未完待续。

福鼎市医院怎么样
东莞市百佳玛利亚妇产医院谷珂
盐城妇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德阳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