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走尸档案 第七十五章 野人窝

2019-12-07 22:30: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走尸档案 第七十五章 野人窝

此刻,众人还被野人给抗在肩膀上,但我眼前见到的情景,却让人连呼吸都忍不住顿住了。我不知道其余人是什么感觉,但我的内心中,这种震撼却是极其巨大的。

眼前的情景,简直是巧夺天工。

野人带着我们,进入了一片崖谷,这里三面都是悬崖峭壁,水流从中间横贯而过,地势很高,周围的悬崖峭壁上,生长着一条条手臂粗的葛蔓类植物,一条条的在悬崖上垂吊着。

那蔓藤也不知是什么品种,眼下明明是秋季,蔓藤上却还盛开着一些xiǎo花,颜色各异,看起来仿佛人间仙剑。

此刻,夕阳斜射,照在水面上,金灿灿的流动着的水面波光万倾,分外动人。峭壁上有有大大xiǎoxiǎo的洞**,有些是**的,有些则面延成一片,有些低矮处,甚至还有人造的石阶。

这些野人有这么高的智慧吗?

会制作绳索和石制工具倒也罢了,竟然还会凿石阶?

悬崖峭壁之上,乔木于缝隙中艰难的生长出来,形成大片大片绿云,时不时的,能看到野人抓着蔓藤,如同人猿泰山般,在这些洞**间穿梭。

这些野人进入自己的底盘后,立刻发出啸声,很快,悬崖峭壁之上,闪现出无数野人的声音,也发出啸声回应。它们或立于危崖之上,或攀附在悬崖峭壁的乔木之上,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却显得威风凛凛,群山仿佛被它们的啸声所填满。

我突然想到,人类的祖先,当年是否也过着如它们一般的生活?

无惧于万仞绝壁,于山川大河悬崖峭壁间自由穿梭?

在此之前,我对于野人的印象是为开化,野蛮,而这时,我却突然觉的,这是一群勇敢又自由的‘人’,那悬崖峭壁间灵活穿梭的身影,让人从它们的身上,仿佛窥见了远古时祖先的身影。

这一瞬间,我被深深的震撼了,甚至有些移不开眼睛。

很快,啸声平静下来,扛着我们的野人快速的抓住了一些藤蔓,直接在空中当乐起来。我往下一看,河流与原始森林都在脚下,简直比蹦极还刺激。我这没受过高空刺激的xiǎo心脏,拆diǎn儿没爆炸了。

下一刻,我们就被带到了一个洞**里。

这洞**不大,内部堆积着一些干草。

野人并不像俘虏我们之时表现的那么粗鲁,而是xiǎo心翼翼的将我们放在了干草之上,布满细毛的脸上,很明显挂着喜**的表情,看着我们,就像观摩心**之物一样,抓耳捞腮,露出喜不自胜的模样。

片刻后,只留下了一个野人看守我们,其余人就先行离开了。这里是母系社会,抓到了猎物,大概是要开会分配一类的。

剩下的那个野人一直兴致勃勃的盯着我们,片刻后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一些果子,紧接着凑到了宋侨明身边,将果子递给他吃。

那是个女野人,很显然,她比较喜欢宋侨明,大概在野人心中,宋侨明这种微胖的身形比较受欢迎。

宋侨明几乎要哭了,咽了咽口水,问周玄业:“周老板,现在进了野人窝了,咋办?”

周玄业不疾不徐,説:“没看到被抓走的人,这地方的族群大的超出我的想象,先不要轻举妄动。”

説话间,更多的野人来到了这个洞里,大部分是女人,少部分是男人,跟在女野人后面,显得很受欺负。这帮女野人朝我们围拢过来,手上竟然都有吃的。

不仅有烤熟的肉块,还有各种成熟的野果,很快将我们围了起来,纷纷对我们大献殷勤。野人虽然身上有毛发,但结构给人一样,因此我们可以很清楚的从它们的表情上判断出它们的心理,这帮野人赫然是在讨好我们!

这算是求**吗?

三个女野人围着我,一个递肉,一个递水,还有一个捧着花环和野果,我这辈子第一次被这么多‘女人’追求,特别是它们的神情和我们普通人无二,那热烈的神情,眼中毫不掩饰的喜**之情显得十分真挚,説实话,还真让我心跳了一下。

当然,此心跳非彼心跳,野人姑娘们,我很感谢你们这么真挚又直白的感情,但种族不同,审美不同,我们是没办法在一起的!

其余人的遭遇也跟我差不多,刑磊峰则是将这些女野人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扯着嗓子喊:“姓周的,动手啊,咱还要忍到什么时候!”

另一边乌史铃那儿也差不多,几个男野人xiǎo心翼翼缩在一边,慢慢靠近她,送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就在这时,刑磊峰又大叫了一句:“姓周的,你居然吃这些脏东西给的吃的?”我侧头一看,果然,周玄业心理素质超级强大,面带笑意接受几个女野人的伺候,闻言边吃边道:“这些东西又没毒,不吃白不吃。再者,女野人那也是女人,对待女士可不要这么粗暴。”

我差diǎn儿没被呛死,心説你让紫毛杀野人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不粗暴呢?

看他吃的津津有味,我肚子顿时咕噜咕噜叫了起来,看着眼前三个女野人期待的表情,见我半天不吃,一个个急的抓耳捞腮,我认了,张开了嘴,立刻有肉递了过来。

只吃了一口我就震惊了,因为这肉居然是咸的!

我以为野人不懂烹饪,估计也就直接烤的肉,肯定很腥很臊,没想到居然还有调味料,吃起来感觉还不错。我这半个多月都是啃压缩饼干,好不容易吃一次鱼,还有寄生虫,这会儿吃了这肉,哪里还停的下来,立刻狼吞虎咽起来。

那递肉的女野人顿时眉开眼笑,见我吃完了,还亲热的拿脸来蹭我,那毛茸茸的感觉,配合野人身上略显兽味的恶臭,我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最终我想,既然吃了人家的肉了,就别摆臭脸了,于是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女野人顿时更高兴了。

片刻后,这群女野人献殷勤献够了,便渐渐离去,我们一行人面面相觑,身上多多少少沾了些野人毛。

宋侨明哎哟了一声,道:“太热情了,真受不了,她们要洗个澡,替个毛,美个白,刷个牙,我勉强还能接受。周老板,咱们就这么等下去?”

周玄业不知在想什么,目光看着洞口处坐着的那个野人,説:“等着,看它们会怎么做,这个野人窝有问题。”

宋侨明愣了下,道:“什么问题?”

周玄业道:“有人在帮它们。”

我想起了入口处的石阶,道:“老板,这些野人会凿石阶,还会编绳子,那些烤肉都是有调料的。”

我説完,周玄业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开口。一时间,山洞里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之中。我觉得有些不自在,心説自己这次没説错话吧?周玄业眼神怎么这么奇怪?

片刻后,周玄业问我:“你还在记恨我之前的话是吗?”

我愣了一下,觉得冤枉。周玄业之前説的话是有些让我心里难受,但若説记恨,那是绝对没有的。单纯从老板和员工的角度考虑,周玄业已经是好老板的代表了,我有什么记恨的?

充其量只是我一直当他是兄弟,现在发现是自作多情,认清事实,心里有些难受和别扭罢了。

当下我赶紧否认:“老板,冤枉啊,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记恨你,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周玄业微微皱了皱眉,显然没将我这句话听到心里去,没再搭理我,自顾自的闭目养神了。这让我很郁闷,宋侨明朝我投来一个同情的眼神,并且做唇形,无声的説:“节哀顺变。”

我也做着唇形道:“他更年期到了。”除了这个理由,我想不出周玄业怎么突然性格大变了。这两天他的表现很奇怪,性格有diǎn儿阴晴不定的感觉,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精神分裂了。

就这样,众人在山洞里待了三个多xiǎo时,时间也入了夜,这时,有野人开始来给我们解开绳索,显然,它们不认为我们有能力逃出去。除了解开绳索外,还送来了食物,并没有我想象中会强上的情况。

这食物一眼看去,还挺丰盛的,众人围坐在一起吃东西,走到洞口观察周围,发现山崖下方的一片空地上,升起了一大堆篝火,野人们正围着篝火跳舞,又喊又叫的。

我看的有趣,便边吃边看,这一天的相处下来,我发现原来野人似乎并没有传説中的那么恐怖。

就在我观察那些野人时,下面的野人也似乎发现了我,纷纷抬头往我们所在的洞口看。并且,有两个野人还抓着绳索朝我爬了过来。我吓了一跳,赶紧缩回去。

很快,那两个野人就进了山洞里,之前由于夜色黑,又隔得远,我没有看清它们的形象

,但等它们进洞时,看清它们的模样时,我差diǎn儿被自己嘴里的肉给噎死。

宋侨明直接惊呼道:“你们不是野人!”

只见来的这两个野人,浑身**,只在腰间围了一块兽皮,除了身材高大,皮肤黝黑,肌肉突出外,其余的地方,几乎和现代人一模一样!

它们身上根本没有毛发,皮肤光滑,眼睛炯炯有神,一脸好奇的盯着我。

ps:欢迎大家关注我的新浪微博:邪灵一把刀,也可以关注我的xieling277

甘肃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桥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武当山旅游特区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白癜风

南阳包皮过长医院网址

宝宝大便
宝宝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
小儿眼屎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