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巫界术士第三百七十九章凶威滔天封推加更求

2020-01-20 07:38: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巫界术士 第三百七十九章 凶威滔天(封推加更!求月票!收藏!)

“任何的阻碍都是无用!今日黑暗精灵必将统治整片暗极域!”

安雅呢喃着,一大片灰黑色的世界虚影,从她背后穆然生出,不断扩散出去。

在灰黑色的世界当中,大量的植物和动物都在不断枯萎,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化为灰烬。

“枯萎领域!”

安雅低低喝道,而在领域当中,众多的地穴寒蛛骑士身上都爆发出了一圈灰色的光芒,让他们更加勇猛百倍。

至于被领域波及到的敌人,则是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渐渐衰老,生命力不断流逝。

“伪领域!安雅,你始终都走在了我的前面!”

中年人模样的全境守护叹息着,从身上射出了大量的金色光芒,好像一轮巨大的太阳。

两个领域不断撞击着,虚空破碎,引起了大量的空间扭曲,又很快爆炸开来。

在地面上,巫师们利用壕沟防守住了第一轮攻击,但黑暗精灵还在继续着进攻,一时间,到处都是大战场景。

巫师们的精力被全部拖在了这里,甚至就连去破坏巨茧,救出其它巫师的时间都没有。

巨大的白色丝茧傲然屹立,即使偶尔有巫术擦过,也是毫发无伤,显示出强大的防御力。

即使被三级巫师的大战波及,出现破损的地方,也会很快就有很多的小蜘蛛爬上去,吐出丝线将豁口补好。

这种强大的自愈能力,更加让很多场地内外的巫师绝望。

“还没有找出来么?”

维娜丝看着一边的艾林。

此时的他们,正两人背靠背,银白色的陨落长剑部件漂浮,抵御着从四面而来的革、命军巫师、黑暗精灵、还有大量细小蜘蛛的进攻。

在隆巴顿一方的有意为之之下,赛场内的情形一直向有利于他们的一面发展。

不仅最强的九位二级巫师被禁锢住,就连场地当中,也插入了大量的人手。在一开始猝不及防的打击之下,有很多巫师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憋屈地死在了同伴的手中。

并且。在赛场范围里面,隆巴顿也有布置。

“还没有!”艾林脸上也有着苦笑:“那个隆巴顿,阴谋太深沉了,居然利用自己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而将决胜的关键放在了场地上面。”

他一抖剑柄,大量的锋利白色光芒将空气当中的丝线割断。

“这种丝线很难发现,却密布全场,一旦被缠绕在身上,就会渐渐损耗精神力和法力。用来弥补整个巫阵的运行!要想打破这个巫阵,必须找到最中心的一点!”

“可是,我的预言根本看不到!”艾林的脸色阴沉无比。

“梅林爷爷,这是怎么回事?”

“恐怕是有更加强大的巫师,利用预言的力量将关键点掩盖了起来,能够遮掩你的预言的,必然是二级以上的强大巫师,我甚至怀疑,是三级的黑暗主母亲自出手!”

梅林老头的声音带着凝重。

“那我们只有一个一个地从能量汇集点找过去了么?”艾林的脸色阴沉。

他猛地举剑朝右边一挥。

嗡!白色的光刃划破虚空,一个黑暗精灵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断为两截。残缺的尸体倒在地上,大量的鲜血和五颜六色的肠子流了出来。

乱!此时的艾林,唯一的感觉就是乱!

众多的巫师,革、命军,黑暗精灵,还有召唤生物在巨大的场地里面各自为战,其中还不乏有几个巫师偷偷摸摸地寻仇,血斗,让场面一时间更加混乱。

而在最中心的场地上,维林正骑着地穴寒蛛皇和隆巴顿做着最后的对决。

两个二级巫师的拼斗能量四溢。周围的巫师都非常有默契地避开了他们的圈子。

就在战场不远处的地方,九座冰雕静静矗立在那里,在二级巫师的战斗余波当中仍然没有丝毫损伤,和周围的一片狼藉形成鲜明的对比。在地上还倒毙了一圈干尸,那都是之前想要偷偷摸摸去解封二级大人们的暗极域巫师的尸体。

“即使有着上古的传承、即使有着二级实力的地穴寒蛛皇为契约魔宠,但你还是比不过我,因为废物就是废物!!!”

这个时候,二级巫师的战斗也进入了尾声。

隆巴顿脸上被黑气充满,背后的蜘蛛虚影猛地冲入了身体。

“啊!!!”他的脸色瞬间扭曲了起来。

“万物寂灭、死亡凋零!!!”

大量的阴寒气息笼罩整个场地。周围一片死寂,似乎一切真的进入了寂灭的时代。

而隆巴顿好像死亡的使者一样,迈着精确的舞步,来到了维林面前。

“封印!”他一掌拍出,将维林打得吐血飞退,随后就站在了地穴寒蛛皇的头顶。

“吱吱……”地穴寒蛛皇阿鲁发出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恐惧的尖叫声。

旋即,它就看见隆巴顿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细口铁瓶对准了它,一股大祸临头的感觉,瞬间浸满了地穴寒蛛皇的整个心灵。

“你这头不识抬举的东西,大主母只是懒得理你才让你一直安静地呆在圣地当圣物,而现在,你竟然敢背叛族人!”

隆巴顿脸上有着快意的神色,特别是看见不远处的维林一脸急切的表情,又吐了几口血之后,心里更是充满了复仇的快感。

一丝丝细小的符文锁链从瓶口伸出,旋即布满地穴寒蛛皇的全身。

“阿鲁!!!”远处的维林急切叫喊着,在这么长时间的历险当中,他早就将阿鲁当成了自己值得信赖的伙伴,现在看到它正在逐渐被封印,脸上就是大急。

“噗!”

但是瞬间,他就猛地瘫软下来,吐出了大口带着灰绿色的血液。

隆巴顿的充满死寂和凋零的力量,已经侵入到了他的体内,并且还在不断吞噬着他的生命力。

这种情况就连强殖装甲都感到棘手,没有一定的时间根本排除不出去。

而维林,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鲁的身形不断缩小,最后被吸入到了铁瓶当中。

“看到了么?这就是所有帮助过你的人的下场,不管是雷林,还是这头地穴寒蛛皇!”

隆巴顿的声音清冷,将铁瓶封好之后,收进了自己怀里。

他从容地走到维林面前:“怎么样?是不是动不了了?我的死亡凋零,可不是这么容易就可以挺过来的!”

砰!他飞起一脚,将维林踢出去十几米,用脸在地上划出一条巨大的壕沟。

即使有着铠甲的保护,维林脸上也是狠狠一红,紧接着一白,身上传来骨裂的声音。

而强殖装甲也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呻、吟。

“为……为什么?”

维林看着隆巴顿,从牙缝当中挤出字眼。

“为什么?”隆巴顿施施然上前,用脚踩着维林的脸,将维林的头颅深深踩进地底。

“你还问我为什么?”隆巴顿脸上有着狰狞的笑意。

“为什么被男爵选上的是你?为什么去火焰与铁锤打工的也是你?甚至,到了最后,被雷林选上的人,还是你?”

隆巴顿咆哮着。

“原……原来你心里还在在意这个……”维林咳嗽着,又被狠狠踩下,吃了一嘴的泥土。

“没错,我就是在意这个,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隆巴顿狂笑起来,“那个看不起我的雷林巫师就在那里,而一直夺走我机会的你,现在好像一条死狗一样趴在我的面前!我曾经发下过誓言,要让所有轻视我,侮辱过我的人付出代价!而现在,就剩下你们两个了,让我想想,是先干掉雷林,还是先干掉你……哦!对了!你还有个妻子是吧?听说还是贵族出身的小姐呢?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你……你敢……”

维林气得脸上青筋暴起,却又被狠狠踩了下去。

……

“怎么办?现在命运之子已经注定失败了!”

艾林一剑劈开黑暗精灵的进攻,但手臂上也被巫术腐蚀出一个伤口,腐烂的肌肉范围还在不断拓展。

“在预言里面,我看不到他任何翻盘的希望!”

“一定会有的!在黑暗当中仰望光明,本来就是每一个暗极域巫师的权力和义务!暗极域的人类一定会得到存续,而巫师的荣光将永垂不朽!”

在他背后,维娜丝呢喃着,脸上散发出迷蒙的光彩。

“怎么回事?你预言到了什么吗?”

艾林一惊,随后他就感觉到了身后的人体一软。

“怎么了?”

艾林连忙回过头来,旋即就看到了令他目眦欲裂的一幕。

维娜丝软软地在他身后躺倒,胸前还有一枚泛着银光的剑尖,已经刺入了心脏的位置。

“你……你……为什么?我马上帮你治疗!”艾林只感觉两股热气在眼睛下面不断上涌。

“不!不要!”维娜丝伸出沾满鲜血的双手,坚定地阻挡了艾林的意图。

“现在只有让我死亡,令圣光烛火合一,并且集齐所有的陨落长剑部件,才可以令你有可能和隆巴顿一战!”

“不,不,不!!!一定还有办法,一定还有其它的办法的!”艾林的手一抖,旋即大吼起来。(未完待续。)

新河县中医医院
郑州银屑病医院靠谱吗
免疫细胞方法
湛江能治男科的医院
温州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分享到: